快捷搜索:  test  as  xxx

古书画里潜藏的性情

(明)沈周《山居图》扇面

(明)佚名《宪宗调禽图》

(元)任仁发《饮饲图卷》(局部)

北宋画家郭熙在《林泉高致》里说:“说者谓右军喜鹅,意在取其转项,如人执笔转腕以结字。故世之人多谓善书者每每善画,盖由其转腕用笔之不滞也。”善书者以是亦能善画,是由于王羲之经由过程悉心察看鹅的转项,体会书写时运腕的诀窍,从而达到“转腕用笔之不滞也”。这个早已成为千古嘉话的典故,揭示出古代艺术家善于借鉴动物物象达到艺术创作时所追求的那一份活跃意态。

受儒家思惟影响,前人批评字画时,经常由物及人。汉代扬雄《法言·问神》云:“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唐代柳公权由此分析出“心正则笔正”的思惟,将人格、伦理与书法联系起来。明代项穆在此根基上说道:“人品既殊,性情各别,笔势所运,邪正自形。”字画美感折射的着实是藏于文字后的人格美。

因循这一思路,徜徉在国家博物馆古代字画展厅,找寻美的踪迹。

宋代职业画家尤重写实

“吴门画派”领军人物文徵明有一石友华中甫,拥有一座令当时姑苏文人们都爱慕的园子,他在园中建有书房“真赏斋”,将平生的字画收藏集结于此,逐日静坐此中。文徵明为之神往,有空到此枯坐,聊天说地之余,自然少不了动笔,把此书斋留于纸上。

如今在国家博物馆的古代字画展厅里,文徵明创作于15世纪的《真赏斋图》就悄悄地平展在玻璃展柜中,等待与21世纪的参不雅者相遇。据载,他保存下来的《真赏斋图》共两卷,80岁画的那一卷在上海博物馆,国博这一件系他在此之后8年再次提笔创作的一卷。展陈职员特地将此图局部放大年夜,以一壁展墙的形式,直立在绘画与书法两个展出部分的转换处,也暗示出中国字画之间有着天然联系——字画同源。

从中国艺术成长的脉络来看,大年夜规模的字画创作始于魏晋时期,至隋唐达到第一个高峰。从东晋顾恺之《洛神赋图》卷里的山水树木还没有人物高大年夜,到唐代李思训的青绿山水画中已完全复归自然的真相。经过五代的转承,宋代迎来了山水画另一个高峰期。宋人《辋川图卷》以王维《辋川图》为底本创作而成。这件长达10米的卷轴作品将这位唐代大年夜书生位于长安郊区隐居之所的周围风物逐一描画出来。全图虽为水墨,然而山谷葱郁,云水飞动,表现出无名画家雄浑的文字功力。

宋代宫廷画院呈现,山水画成绩凸起,花鸟画追慕自然,人物画重视真切,至元代,虽有“文人画”的隆盛,然而因为赵孟頫的倡导与身段力行,宋代职业画家强调写实的传统并没有因朝廷的不注重而荒废。因管理元大年夜都通惠河而被朝廷升为都水监少监的闻名水利专家任仁发,在公务之余所创作的鞍马画,成为本次展陈中的亮点。《饮饲图卷》上绘有骏马九匹,僧侣一人,养马官一人,饲马者三人。此图记录了元代皇家豢马机构的日常事情环境。马匹的造型精准,勾勒劲细,展现了画家承接自唐代鞍马绘画的成熟技法。另一起“文人绘画”自唐代王维起始,五代董源承接,北宋苏轼倡导,至元代赵孟頫,已由中国传统绘画成长中的一支分流,形生长江、黄河之势,在“元四家”手中如日中天。

明宪宗的便帽有“胡服”遗风

明代因循宋元传统而持续蜕变,明初画坛为“浙派”所把控,至中期,“文人画”再次勃兴,以姑苏地区为中间的“吴门画派”在沈周、文徵明等人的引领下蔚为壮不雅,已成胜过宫廷绘画之势。然而,职业画家里亦不乏佳作,诸如立轴《宪宗调禽图》描画的是明宪宗朱见深在御花园中玩鸟的情态。画中两棵梧桐古树,为了凸起天子的尊贵之身而被画师故意“打压”,虽树形缩小,却也新奇。树下,宪宗便帽常服,正在逗弄由一位阉人双手托举的鸟笼中的一只玄色小鸟。然此画看点并不在这只小鸟,而是宪宗戴的那顶帽子。据考证,这是一顶由元代帽式蜕变而来的便帽,颇有“胡服”遗风。

绘画至晚明,姑苏的文脉垂垂势弱,流转至两个地区——南京与上海。董其昌于文人山水画中另辟途径,一时之间,以他为首的“松江派”盘踞了统治职位地方。而南京则成为“金陵画派”的统摄之下,直至清中期。唯有绍兴的徐渭,独抒性灵,承接了姑苏陈淳的适意花卉,进一步完善了大年夜适意花鸟画风。

明清之际,朝代易帜,天崩地裂,一大年夜批文人画家纷繁避难于山林之间,固守着大年夜明朝汉族正统的意志,形成了“遗夷易近画家”的艺术群体。此中有削发为僧的八大年夜隐士与石涛,为中国绘画增加了异彩。展场一幅《游鱼图》,为八大年夜隐士的作品。画上大年夜面积的留白,一尾瘦鱼游弋于上部。鱼脊由一笔绘出,贯穿头尾。鱼眼一笔圈成卵形,接近上眼眶处以重墨点睛,是八大年夜隐士早期标志性的“白眼向人”的画法。下方几抹水草,两条小鱼,凸起了上方白条鱼的孤傲之感。

傅山“丑书”实为整饬书坛

明至清,绘画山水、花鸟、人物各科周全成长,地域画派涌现。而本展以明清书法为主力声威,从中可以看出明清书家承袭宋元帖学而发告竣长的态势。

明初,书法直接师承元人,追求前人法度,虽然自明成祖起,朝廷以“台阁体”为朝臣奏章的标准书写模板,流行于大年夜江南北。但在中期今后,鼎革浪潮掀起,书家重倡帖学本义。吴中的姑苏地区再次成为书法改革的策源地。此中以祝允明、文徵明、王宠最负盛名,形成声势浩大年夜的“吴门书派”。及至晚期,书坛出现出两种倾向,董其昌力争散逸淡雅的审美情趣,而黄道周、倪元璐等书家以刚健奇崛为胜,具有范例的浪漫主义特性。明清之际,傅山倡导“丑书”,实则欲以强健的天性整饬以追求奇异视觉效果的书坛。

清代中期,“扬州画派”的艺术追求受从前旅居此地的石涛启蒙,以书入画,以画返书,独辟途径。本展中有金农《隶书周日章传轴》,通篇取法汉碑,又参以己意,墨色黑重,不见笔锋,有“漆书”之称。清代后期,大年夜量的考古发明,致使金石碑篆大年夜兴,帖学没入穷途,形成了书道再起的场所场面,其影响直至近代的吴昌硕、齐白石等大年夜师。

《庄子》中有一则“解衣盘礴”的故事:宋元君要画图,召来所有的画师。他们把画笔濡湿,调好墨色,等待令下。却有一画师迟到,他一副悠闲的样子,受命之后,即返回居处。宋元君好奇,派人前去打探。只见此画师正解去衣服,露出体肤,交叉双腿,盘坐在地。宋元君得知外形后顿悟,原本真正的艺术是空明的心境,无拘无束的心灵。

千百年来,传统中国字画追求的艺术真谛,恰是不虚伪、不造作,统统归于素心,抒写真性情。(王建南)

滥觞: 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虞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